您的位置: 东北新闻网 > 科技 > >

马云谈风险和创新:做没有风险的创新,就是扼

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不详 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25 02:49   点击:516次
摘要:马云呼吁面向未来的监管:我们这代人必须有所担当 。 10月24日,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联合各组委会成员机构举办的“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”上,马云以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联

马云呼吁面向未来的监管:我们这代人必须有所担当 。

马云谈风险和创新:做没有风险的创新,就是扼



10月24日,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联合各组委会成员机构举办的“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”上,马云以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联合主席身份发表演讲称,相比与国际接轨,更该思考如何与未来接轨,如果永远重复别人设定的主题,我们不但会迷失现在,还会错失未来。
对于风险和创新,马云认为,现在的趋势是全世界只讲风险控制,不讲发展,这令创新受限。创新一定要付出代价,我们这代人必须有所担当。做没有风险的创新,就是扼杀创新。
对于创新过程中监管的角色,马云认为,中国金融业还没有成熟的生态体系,没有完全地流动起来。好的创新不怕监管,但是怕昨天的监管。
他同时透露,昨天晚上确定了蚂蚁上市的定价,这是第一次科技大公司在纽约以外的地方定价。“这是三年前连想都不敢想的,但是今天发生了。世界的变化是神奇的。”马云感叹,具体定价并未公布。
“相比与国际接轨,更该思考如何与未来接轨”
马云称,一直以来我们有一些惯性思维,比如总觉得为了跟国际接轨,必须要做欧美发达国家有而我们没有的所谓空白,把填补国内空白当作追求的目标。
“我一直觉得填补空白这句话是有问题的,不是因为欧美的就是先进的,就是我们要去填补的。其实我们不应该要刻意适应哪国的标准,我们要思考的是怎么和未来接轨、适应未来的标准、弥补未来的空白,以及自己到底要做成一个什么样的体系,然后再去看看别人怎么做。”马云称,如果永远重复别人的语言,讨论别人设定的主题,我们不但会迷失现在,而且会错失未来。
“只讲风险控制,不讲发展,发展中的国家机会在哪里”
对于风险和创新,马云表示,二战后,世界需要恢复经济繁荣,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起来,对全球经济的推动是巨大的;后来亚洲金融风暴发生,巴塞尔协议讲的风险控制越来越受重视,但现在的趋势越来越像是全世界变成只讲风险控制,不讲发展,很少去想年轻人的机会、发展中的国家机会在哪里,这其实是导致今天世界的很多问题的根源。巴塞尔协议本身也让欧洲的整体创新受到了很大的限制,特别是金融数字化方面。
“中国金融业还没有成熟的生态体系,没有完全地流动起来”
“巴塞尔协议比较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,要解决的是运转了几十年的金融体系老化的问题,系统复杂的问题。”马云进一步称,但中国的问题正好相反,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,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风险,是缺乏系统的风险。中国的金融和其他刚成长起来的发展中国家一样,在金融业是青春少年,还没有成熟的生态体系,没有完全地流动起来,大银行更像是大江大河和血液的主动脉,但是我们需要湖泊、需要水塘,需要小溪小河,需要各种各样的沼泽地,缺少了这些生态系统,我们才会涝的时候涝死,旱的时候旱死。所以今天我们国家是缺乏健康金融系统的风险,我们要建设的是健康的金融系统。
“做没有风险的创新,就是扼杀创新”
马云表示,今天世界的很多问题包括中国,都只能用创新去解决;但是真正的创新,一定是没有人带路的,一定需要有人担当,因为创新一定会犯错误,问题不是怎么样不犯错误,而是犯了错误之后能不能完善修正,坚持创新。做没有风险的创新,就是扼杀创新,很多时候,把风险控制为零才是最大的风险。
“不能因为P2P否定整个互联网技术对金融的创新”
谈及互联网金融,马云表示,我们一直强调互联网金融必须有三个核心要素:一是丰富的数据;二是基于大数据的风控技术;三是基于大数据信用体系。
“用这个标准衡量,就会看到P2P根本不是互联网金融,但是今天不能因为P2P把整个互联网技术对金融的创新否定了,其实我们要想一想,中国怎么可能在几年内出现几千家互联网金融公司?几千家P2P是什么原因导致的?”马云表示。
“需要政策专家,而不是处长式的文件专家”
对于监管,马云认为,创新来自市场,来自基层,来自年轻人,对监管的挑战越来越大。其实“监”和“管”是两件事,监是看着你发展,管是有问题的时候才去管,但是我们现在管的能力很强,监的能力不够,好的创新不怕监管,但是怕昨天的监管,我们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,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。
政策和文件也不一样。马云称,这个不许那个不许的文件太多,政策是机制建设,激励发展。今天需要“政策专家”,而不是处长式的“文件专家”。理论和系统不一样,专家和学者也不一样,专家是干出来的,但不一定会总结,很多学者是不具体干,但是能形成理论。只有专家和学者结合起来,只有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,才能真正去创新解决今天和明天的问题。
“数字货币可能重新定义货币,当前远没到抢标准的时候”
提到创新,数字货币是较热的一个话题,数字货币到底要解决未来的什么实际问题?马云认为,十年以后的数字货币和今天的数字货币可能不是一回事,数字货币不是从历史中或是从监管角度、从研究机构去找,而是从市场、需求、未来去找。
他表示,这件事事关重大,我们的研究机构不应该是政策机构,政策机构也不能仅仅依赖自己的研究机构。因为数字货币体系是一个技术问题,但又不仅是技术问题,更是一个解决未来问题的方案,数字货币可能重新定义货币,尽管货币的主要功能仍然在,但会重新定义货币,就像苹果手机重新定义了手机,而不是仅仅是个电话。当前,数字货币远没有到抢标准的时候,是创造价值,是解决世界经济、贸易可持续、绿色、普惠的问题。
“金融的本质是信用,必须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”
马云称,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“当铺思想”,这在当年很厉害,没有抵押、担保,就没有今天的金融机构。
“但靠资产和抵押的体制会走两个极端,我这几年跟很多企业家交流,中国的金融当铺思想最为严重,要么是资产全押了出去,压力巨大,压力大以后动作变形;要么肆无忌惮贷款,不断加杠杆,负债搞得很大。有个段子可能大家都知道:你向银行借10万块,你有点慌;借1000万,你和银行都有点慌;借10个亿,你一点不用慌,银行会很慌。”马云称。
抵押的当铺思想,是不可能支持未来30年世界发展对金融的需求的。我们必须用借助今天的技术能力,信用体系不是建立在熟人社会的基础上,必须是建立在大数据基础上,才能真正让信用等于财富。
“全球的金融体系必须改革”
“我们有责任思考去建立一个真正属于未来、属于年轻人和下一代,属于这个时代的金融体系。”马云表示。
今天的金融体系是工业时代的产物,是为了解决工业化而设置的全面的金融体系,是“28理论”。所谓“28理论”,是为了投资20%来解决80%的问题。而未来的金融体系是要解决“82理论”,帮助80%的小企业和年轻人,来带动20%的人。要从过去的“人找钱”、“企业找钱”到转型为“钱找人”、“钱找企业”、“钱找好企业”。评价这个体系唯一的标准就是是否普惠、包容、绿色、可持续,背后的大数据、云计算和区块链等前沿技术,今天能够担当起巨大责任。
他同时称,今天我们不是做不到,而是不去做。技术发展让我们已经完全可以做到这些,遗憾的是很多人不愿意去做。全球的金融体系必须改革,不然不仅是失去机会的问题,而是让世界会陷入混乱的问题,因为创新走在监管前面是正常的,但是当创新远远走在监管前面的时候,当创新的丰富度远远超过监管想象的时候,就不正常了,世界会陷入混乱。
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黄鑫宇 程维妙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吴兴发

标签:

    最新文章
    推荐文章